2020“慢牛”起步 市场会出现哪些新形势?

  • 日期:03-15
  • 点击:(1695)


原题:2020年“慢牛”开始在高波动预期中抓住“关键少数”作者:李健

2019年“结构牛”之后,2020年市场会出现什么新情况,成为市场关注的话题。本周,《红周刊》采访了中泰资本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他认为,2020年的“结构性牛市”将比2019年更加分散,大消费、高技术和大市值行业的趋势有望超越市场。

2019年中国资本市场将是系统的“建设年”,是“结构性牛市”,是机构的“深化年”或“丰收年”。其中一些情况将在2020年继续显现,如金融市场的开放、资本市场体系的构建以及“结构性牛市”趋势。特别是2020年初,高层官员不断释放出大力建设资本市场的信号。例如,《证券法》的新版本经过了四年多的时间才被正式审议和批准,一个更加法治化和市场化的资本市场已经临近。

中泰资本管理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2019年引进科技创新局和试点注册制度,以及完善退市制度和上市公司治理,可以推动a股成为世界上成熟的资本市场。我们将真正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进一步推动上市公司质量的不断提高,为资本市场带来机遇。”

与此同时,许多接受《红周刊》采访的专业投资者表示,银行和非银行机构正处于结构性趋势,而房地产和大型消费者领袖正越来越多地展示他们的行业和市场地位,或将在2020年表现更好。

“储蓄动”新提法

预示着“慢牛”的伟大前景

2020年1月4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推动银行业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出,要改善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多渠道促进居民储蓄在资本市场有效转化为长期资本。这是在市场上流传的鼓励居民“储蓄和搬家”的政策。

如果你比较标准的美国股票市场,“储蓄和流动”并不新鲜。早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就有一个“储蓄和流动”的故事,因为居民的钱涌入股市,导致道琼斯指数在20世纪60年代几乎翻了一番。对此,纽约天骄基金管理公司总裁郭亚夫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指出,美国股市当年大幅上涨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当时美国经济继续繁荣,公司经营状况良好,社会失业率仅为4%。尽管肯尼迪遇刺等重大事件扰乱了市场,但市场仍更多地反映了经济基本面。其次,美联储的货币宽松政策让居民更愿意从银行取出资金,投资于回报率更高的股票市场。第三,金融产品继续创新。当时刚刚兴起的共同基金刚刚发展到1960年代,已经得到越来越多投资者的认可,特别是没有投资经验的普通投资者。从20世纪60年代初到60年代末,共同基金的规模从170亿美元增加到500多亿美元,增长了两倍多,成为居民“储蓄和流动”的英雄。

郭亚夫说,“中国居民的储蓄转移能否实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居民的意愿。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质量正在提高,2020年或2019年货币政策相对宽松,金融创新产品纷纷推出。中国资本市场的环境越来越像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因此,居民储蓄和流动的前景值得期待。”

除了“储蓄和流动”的新趋势,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高级官员在资本市场上发出了他们的声音。在2019年底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高级官员建议完善资本市场退市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李迅雷认为,资本市场将完善退市机制,改善现有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因此,ex的质量

巩固多头牛的基础

除了“流动储蓄”的“好”和资本市场体系的不断完善,国家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也稳定了“牛路”。海通证券宏观分析师蒋超在2020年1月4日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中指出,从美国上世纪70年代的经验来看,决定股市表现的最关键因素不是经济增长率,而是通胀水平。在过去的40年里,美国M2的增长率保持在6%左右,经济增长率保持在2.6%左右,通货膨胀率保持在3.3%左右,美国股票的股息率保持在2%左右,由此诞生了一只40年的“长牛”。在这轮多头中,投资者最终可以获得10%的年化回报率。

蒋超认为,展望未来,如果中国的货币增长率保持在8%左右,可以支持中国经济保持5%左右的适度增长,而通货膨胀率保持在3%左右的适度区间。如果你投资中国股票市场,一方面,你可以获得每年8%的公司利润增长和2%的股息收益率,总计约10%。预计未来10年中国股市将讲述美国过去40年的故事。

沈万红元、中信证券、兴业证券等主要证券公司预计M2 2020年的增长率将在8.2%至9.2%之间。

李迅雷认为2020年值得期待。不是所有人都期望的经济稳定,也不是更积极的宏观政策,包括中国继续降息周期和房地产政策的边际放松,而是资本市场的深度改革。“当然,2020年流动性将会变得宽松,因此市场利率水平将会下降,股市估值水平将会上升。我认为a股市场在2020年将会很有吸引力。”

2020年市场波动可能会加剧

2020年的机会将会更加分散

对于2020年的a股市场,李迅雷认为结构性牛市的趋势将会持续。“主要原因是时代在进步,我们不会重复过去卖空、新卖出和新卖出概念的历史。自2017年以来,小盘股的估值水平一直在下降,没有普遍反转的迹象。此外,外国投资者进入后,他们有做空股票和对冲风险的策略。随着股指期货和卖空交易的扩大,a股市场正在改变过去单边市场的特征。因此,如果他们想在未来进行投机,就很难获得超额回报。”

李迅雷解释说,未来的a股市场将是一个行业差异化和企业绩效差异化不断加深的市场,中国经济未来将是一个差异化经济。这种分化包括两个部分:一是新旧动能的分化,新动能的比例将逐渐增加,旧动能的比例将逐渐减少。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与时俱进,拥抱新经济。第二是行业内的差异。“就传统行业而言,也存在明显的内部分歧。龙头企业的市场份额正在增加。如果这个行业是夕阳产业,那么这个行业的龙头企业就是朝阳企业。他们的市场份额正在逐渐增加,他们的增长表现也非常好。业绩下滑的中小企业将被逐步淘汰。”

在李迅雷看来,与2019年相比,2020年的结构牛在特征上有所改变。具体来说,2019年是分配核心资产的典型逻辑,2020年获得超额回报的目标可能更加多样化。“最近,市场上投机概念和主题的气氛有所增加,主要是因为核心资产的价格不便宜,市场已经开始‘抛掷’主题和概念,但从长远来看,‘主题或概念’的估值水平难以持续提高。从这方面来看,我们可以看到,2020年的机遇没有2019年那么集中。”

在结构性牛市下,李迅雷表示,2020年市场波动幅度将加大,世界将进入低增长、高波动的模式。对于a股市场的投资者来说,2020年的平均回报率可能低于2019年,2019年是机构投资者引以为豪的一年,但2020年并不是做好事的一年,2019年是机构投资者引以为豪的一年

在“慢牛”和“长牛”的未来逻辑中,以及在日益动荡的2020年市场中,投资者的收益可能来自那些“关键”领导人。中泰证券银行首席分析师戴志峰在2020年1月4日发表于《红周刊》的署名文章中指出,银行在未来必然会出现分歧。比较美国、日本和德国的银行模式,可以发现各国的银行发展已经达到稳定状态,大银行和小银行之间的市场分割相对稳定。大银行是具有规模优势的全能银行,承担系统风险。小银行专注于地方工商贷款和消费信贷。a股市场主要由建行、肇兴银行等大型银行主导,也有宁波银行等植根于长江三角洲的小型优秀本土银行。

在非白银行业,关键的少数也应该“挂钩”。温莎资本(Windsor Capital)非白银行业分析师于告诉记者,2020年非白银行业将有明显的机遇。首先,在保险业,2020年的业绩(NBV)将出现复苏性增长,整个行业已经走出业绩低谷。“与此同时,这项政策已经开始对保险业的有序竞争进行监管,从而抑制了一些中小型保险公司不顾后果扰乱市场的可能性。领先的保险公司在未来将变得越来越有竞争力。”然而,在券商领域,在关注航母级券商的同时,一些具有特色的中小券商也有机会。

关于备受争议的房地产行业,房地产行业高级官员韩宇翔在接受《公司法》采访时指出,在2015年股市大幅震荡后的几年里,个人地产股在过去三四年表现相对较好。由于房地产行业的特点是费用前置,利润后置,近两年利润逐渐兑现的时候到了,一些房地产企业的业绩会有一个好的趋势。其中,2020年和2021年的房企负责人业绩将有显着增长,只要稍加关注,提前半年就可以看到。“具体来说,保利、万科和融创是我认为优秀的房地产公司。万科的销售水平领先于其他企业,其战略不会很激进。其业绩增长率和利润都很高。对融创而言,其激进扩张和快速杠杆化战略已经完成。保利近年来的表现在大型地产股中尤为突出。

据了解,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房地产企业在住宅建筑快速周转的基础上不断扩张,过去五年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2015年之前所有年份的住宅销售额总和。韩宇翔指出,2020年,房地产销售的繁荣可能难以持续。大多数极高的销售增长率无法持续很长时间。大中型房地产企业面临转型压力,中小住宅企业面临巨大风险。

类似于房地产纠纷,2019年飙升的消费领袖会延续到2020年吗?对此,深圳东方马拉松投资总监李明在接受《证券法》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大规模消费需求稳定,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变化也带来了新兴公司,这些领域的投资机会长期存在。保持不变的是人们对更好生活的追求。廉价、方便、质量和服务的核心需求是多样和不可改变的,这背后是不可改变的人性。”

在李明看来,大消费也在改变。技术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可能性,扩大了边界,改变了成本和成本结构。代际变化带来消费习惯和偏好的变化;人口年龄结构和家庭结构的变化也带来不同的需求。这些变化带来了产品和商业模式的变化。这些变化对被取代的传统公司是一种威胁,同时也是新兴公司可能的投资机会。

"中国有许多行业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在这个阶段投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