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版)》将TAF列为一线推荐用药

  • 日期:09-27
  • 点击:(1491)


三天前的《今日医学》原件我想与大家分享

中国最近一次制定慢性乙型肝炎(慢乙肝)治疗指南已经4年了。这4年来,慢乙肝在新药开发和治疗理念上发生了巨大变化。很有必要重新更新指南。

因此,中华医学会传染病分会、中华医学会肝病分会于2018年底前启动了《中国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的修订工作,并在2019年全国病毒性肝炎和肝病工作会议上初步解读了《指引》的最新指引。

0x251C

中华医学会传染病分会、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长王贵强教授介绍了2019年全国病毒性肝炎和肝病工作会议。新版指南将介绍异丙酚(TAF)和富马酸替诺福。作为优先推荐的核苷(酸)类似物,地塞米松(TDF)等,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酯不推荐。

王桂强教授说:“慢乙肝抗病毒治疗是关键,病因治疗是最重要的,所以新指南推荐药物的基本原则是强耐药和低耐药,更积极推荐使用强耐药和低耐药药物。”

此外,如果使用的原药是拉米夫定或阿德福韦酯,即使病毒得到很好的控制,也建议调整治疗方法。也就是说,即使没有耐药性,也推荐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酯。患者改用TDF或TAF等低剂量药物治疗。

0x251D

乙型肝炎是一种高危传染病。中国约有2800万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每年约有30万人死于乙型肝炎病毒引起的肝硬化或肝癌。

乙型肝炎之所以难以治愈,是因为乙型肝炎病毒特别具有抗药性。在30°C~32°C的血清中能存活6个月,在20°C下存活5年,

导致世界各地医生普遍头痛的问题是乙型肝炎病毒的抗药性,如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直到TDF出现,乙型肝炎病毒耐药性问题得到了很大改善。 TDF的临床研究记录了8年的零阻力记录。

尽管TDF的出现极大地改善了慢性乙型肝炎抗病毒治疗的现状,但长期使用会有轻微的肾脏损害风险和骨密度降低,因此不适合肾功能不全患者高 - 像老年骨质疏松症患者这样的群体。等待。

2016年11月,吉利德宣布TAF是乙肝治疗的新药,经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无失代偿性肝病的成人慢性乙型肝炎患者。这是十年来第一个获批的乙型肝炎药物。

TAF为每片25mg,TDF为每片300mg,临床使用减少10倍以上,但获得与TDF类似的抗病毒效果。此外,体外实验表明,TAF在人原代肝细胞中产生的TDF浓度是其5倍。 TAF可以直接“靶向”肝脏,减少有效治疗成分暴露于其他组织中的血浆浓度。

可以说TAF大大避免了对身体其他器官的毒性损害,同时降低了临床剂量,提高了抗病毒效果。

两项国际3期研究(108和110)支持TAF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共纳入1632例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其中334例在中国接受治疗)。结果发现,96周治疗期间没有患者发生替诺福韦耐药,TAF显示骨和肾安全性参数显着改善。

据报道,TAF于2016年获得美国FDA和日本药品监管机构的批准,于2017年获得欧盟委员会批准,并于2018年11月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

因此,新版《指导意见》的更新,在药物选择上强调了“强耐药、低耐药”的原则。建议将具有很高抗性屏障的taf和tdf作为一线抗乙型肝炎病毒的首选。

当然,药物的选择也要考虑患者的经济因素。如果推荐的乙肝一线药物进入医保,替诺福韦一定是最好的。taf和tdf是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的首选药物,年龄较大、50岁以上或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的慢性疾病的患者可以更好地选择taf,因为taf对肾脏和骨骼更安全。

本文为第一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中国最近一次制定慢性乙型肝炎(慢乙肝)治疗指南已经4年了。这4年来,慢乙肝在新药开发和治疗理念上发生了巨大变化。很有必要重新更新指南。

因此,中华医学会传染病分会、中华医学会肝病分会于2018年底前启动了《中国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的修订工作,并在2019年全国病毒性肝炎和肝病工作会议上初步解读了《指引》的最新指引。

0x251C

中华医学会传染病分会、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长王贵强教授介绍了2019年全国病毒性肝炎和肝病工作会议。新版指南将介绍异丙酚(TAF)和富马酸替诺福。作为优先推荐的核苷(酸)类似物,地塞米松(TDF)等,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酯不推荐。

王桂强教授说:“慢乙肝抗病毒治疗是关键,病因治疗是最重要的,所以新指南推荐药物的基本原则是强耐药和低耐药,更积极推荐使用强耐药和低耐药药物。”

此外,如果使用的原始药物是拉米夫定或阿德福韦酯,即使病毒得到良好控制,也建议调整治疗。也就是说,即使没有耐药性,也建议使用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酯。患者转为使用低药物药物,如TDF或TAF。

乙型肝炎是一种高危传染病。中国约有2800万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每年约有30万人死于乙型肝炎病毒引起的肝硬化或肝癌。

乙型肝炎难以治愈的原因是乙型肝炎病毒特别耐药。它可以在30°C~32°C的血清中存活6个月,并且可以在零下20°C下存活5年。

导致世界各地医生普遍头痛的问题是乙型肝炎病毒的抗药性,如拉米夫定和阿德福韦。直到TDF出现,乙型肝炎病毒耐药性问题得到了很大改善。 TDF的临床研究记录了8年的零阻力记录。

尽管TDF的出现极大地改善了慢性乙型肝炎抗病毒治疗的现状,但长期使用会有轻微的肾脏损害风险和骨密度降低,因此不适合肾功能不全患者高 - 像老年骨质疏松症患者这样的群体。等待。

2016年11月,吉利德宣布TAF是乙肝治疗的新药,经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无失代偿性肝病的成人慢性乙型肝炎患者。这是十年来第一个获批的乙型肝炎药物。

TAF为每片25mg,TDF为每片300mg,临床使用减少10倍以上,但获得与TDF类似的抗病毒效果。此外,体外实验表明,TAF在人原代肝细胞中产生的TDF浓度是其5倍。 TAF可以直接“靶向”肝脏,减少有效治疗成分暴露于其他组织中的血浆浓度。

可以说TAF大大避免了对身体其他器官的毒性损害,同时降低了临床剂量和提高了抗病毒效果。

两项国际三阶段研究(108和110)的数据支持了TAF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共有1632名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其中334名在中国接受治疗)参加了该研究。结果显示,在96周的治疗期间,没有患者具有替诺福韦耐药性,并且TAF在骨和肾安全性参数方面具有显着改善。

据报道,TAF于2016年获得美国FDA和日本药品监管机构的批准,2017年获得欧盟委员会的批准,2018年11月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

因此,更新的指南强调了药物选择中“强度和低耐药性”的原则,并优先考虑具有很高阻力的TAF和TDF作为一线抗乙肝药物。

当然,药物的选择也应该考虑患者的经济因素。如果指南推荐的一线药物被引入健康保险,替诺福韦必须是最好的。 TAF和TDF将是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的首选。对于年龄大于50岁,或患有高血压或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患者,TAF可能更为可取,因为它对肾脏和骨骼更安全。

本文最初由第1点作者撰写,未经授权不得转载。